欢迎来到 邯郸贤盎徒商贸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020-4424548
《桃花源記》到底在寫什麼?(下):「聖人之言」讓中國瘋狂鬼打牆,陶淵明只好寫下鬼故事
  来源:邯郸贤盎徒商贸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2024-04-23 05:49:48
  • 《桃花源記》到底在寫什麼?(上):陶淵明認真講了鬼故事,桃花陶淵而底色是源記無垠的絕望
  • 《桃花源記》到底在寫什麼?(中):語言模糊造成思想模糊,這就是到底打牆獨立宣言和論語的差距

一個好人等不等於一個好官?

史書上,把國家治得一團亂的寫什下鬼儒家士大夫還少嗎?黃仁宇在《萬歷十五年》裡說,中國的麼下明問題在於中國缺乏「數目字管理」(Mathematically Manageable)的規則。他想表達的聖人並不是中國人數學不好,他的讓中意思是中國並不存在一個從制度上完善管理流程和透明度的方法。所謂數目字管理,國瘋故事其實就是狂鬼「科學化管理」。一切以數據和邏輯說話,好寫而不以立場與政治意識形態定奪。桃花陶淵

中國沒有三權分立,源記沒有問責制度,到底打牆動不動就你是寫什下鬼小人我是君子,動不動就這不符合聖人之言,麼下明那不符合祖宗成法,一群自我標榜自我感動的士大夫在朝堂上吵得不可開交,吵到1840年還在吵。後來不吵誰是君子誰是小人了,換成吵誰是資產階級誰是無產階級,誰是漢奸誰是愛國人士。只要被戴上意識形態錯誤的帽子,輕則社死、流放、削職為民;重則坐牢、杖責、殺頭。沒有人能夠還思想以思想,用科學辯證的方式對待國事家事。

父母是對的,聖人是對的,皇上是對的,偉大領袖是對的。無條件的服從,無條件的熱愛。旋嵐偃岳而常靜,江河競注而不流,野馬飄鼓而不動,日月歷天而不周。幾千年來,中國沒變過。

皇上聖明的時候三呼萬歲,皇上不聖明就只好喝酒發瘋。總為浮雲能敝日,除了顧影自憐的哀歎「煙波江上使人愁」,讀書人什麼也不會。沒有人認真想過如何限制太陽的權力,也沒有人認真想過怎麼讓「浮雲敝日」的時候國家能夠擁有妥善的糾錯機制,能夠平穩運轉,能夠選賢與能。

相比批判性思考,中國的官老爺們更習慣在文筆上下功夫:「爰諏升棟之辰,適應小春之候。先期而風和日暖,臨時則月朗星輝。臣工抃舞以揚休,民庶歡呼而趨事」(見《明神宗實錄》p.3343)。歌頌完皇上,什麼事情也沒有解決。該虧空的國庫還是虧空,該貪腐的官場還是貪腐,一如《大明王朝1566》裡一針見血的評論:「上下揮霍無度,便掠之於民;民變在即,便掠之於商。」滿口的仁義道德背後,不過都是草菅人命的技倆。

當然,這並不是儒家專屬的尷尬。要是仔細深究,先秦諸子,沒有一家不尷尬的。更推而廣之的說,世界上絕大部分的思想理論都是尷尬的。中國的問題不在於不曾出現過璀璨早熟的思想,而在於這些思想全部早夭。他們只有繼承人,而沒有叛徒。中華文明是一個不存在弒父情節的文明,先秦以後,在極權暴政面前,那些曾經出色敏捷的思辨、那些精彩的反駁與辯論,都成為了追憶。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後,一直到新中國的共產主義思想之前,一兩千年的漫長歲月裡,中國再也沒有出過截然不同的思想體系。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149 元 / 月1490 元 / 年送 2 個月到期自動續訂,可隨時取消,詳情請見訂閱方案 查看訂閱方案 已是會員? 登入

Copyright © 2024 Powered by 邯郸贤盎徒商贸有限公司  51LA统计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