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展示
  • 汽车低音炮10寸12寸重低音车载有源空箱木箱体试音箱功放板可家用
  • 长安cs75plus后备箱遮物帘CS55/35/95欧尚X5尾箱隔板改装饰品配件
  • 挖机驾驶室杂物收纳储物盒粘贴式大货车置物架驾驶室用品车内配件
  • 奇瑞瑞虎3X新5x瑞虎E门槛条改装配件迎宾踏板防踩贴装饰汽车用品
  • 斯柯达老晶锐汽车专用防晒遮光改装配件装饰隔热中控仪表台避光垫
联系方式

邮箱:admin@aa01.com

电话:020-4424548

传真:020-4424548

汽车电瓶

《王的學問》:中國歷史上從秦始皇到清末都沒有「革命」,只是「造反」

2024-04-23 06:23:54      点击:361

文:王壽南

革命或造反?

從表面的學問形式上來看,革命或造反是中國造反一體的兩面,兩者都是歷史以武力來反抗現存政權,只是上從「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秦始清末反抗現存政權的都沒人如果成功便可取得歷史紀錄權,把自己塑造成為革命者,有革他的學問行為就是一種革命。相反的中國造反,如果反抗者失敗,歷史則失去歷史紀錄權,上從於是秦始清末現存政權便把反抗者的行為寫為造反。

《王的學問》:中國歷史上從秦始皇到清末都沒有「革命」,只是「造反」

人民的都沒革命權消失於秦朝

在周代,人民有革命權,有革因為孔子、學問孟子都贊成人民可以反抗不良君主,故周代是容許革命的。《孟子・梁惠王下》記載:

《王的學問》:中國歷史上從秦始皇到清末都沒有「革命」,只是「造反」

齊宣王問曰:「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孟子對曰:「於傳有之。」曰:「臣弒其君可乎?」曰:「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

《王的學問》:中國歷史上從秦始皇到清末都沒有「革命」,只是「造反」

《孟子》這段話已充分說明孟子是主張暴君可伐論,也就是認為當時擁有對暴君發動革命的權力。可是這種人民革命權到秦始皇後就喪失了,為何秦以後的人民會喪失革命權?主要有兩個原因:

(1)秦始皇破壞封建制度。我們知道因為周代實行封建制度,所以周天子並沒有很大權威。封建制度是一種分權制度,天子將政治大權分給諸侯,諸侯將政治大權分給大夫,一層層分下去,所以沒有一個人具有手握天下權的全國性政治權力。在這種分權制度下的君主很難建立其絕對權威,然秦始皇廢封建後兩千年,所有人民之榮辱都操在君主一人手裡。

我們知道封建制度下,人民的榮辱是老天爺賜予的,因為封建制下的世襲制度是父子相承,一個諸侯死後其地位由兒子相承,兒死則孫子繼之,這是老天爺注定的,天子也不能加以改變。可是秦始皇廢封建制後,所有人民榮辱皆操在君主一人之手,君主隨時可以給任何一人高官,也隨時可以罷黜任何一人,因此君主的權威大大提升。所以廢封建制度後,恩出自上而不出自天,使人民不敢反抗君主,於是革命的正當理由遂消失。

(2)秦始皇開始改變忠君觀念。在秦始皇以前,人民忠君觀念較淡薄,要不要對君主貢獻忠誠是相對的,君對臣的態度決定臣對君的態度。孔子在《論語.八佾》中說:「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這即說明禮與忠是相對的,臣是否要忠於君主是先要看君是否對臣有禮,因此孔子沒有提出過絕對「忠君不二」的說法。又《左傳》記載有段趙盾弒其君的故事:「晉靈公不君,趙盾(宣子)驟諫,靈公患之,屢欲加害趙盾,盾遂出亡,未及出境,而盾之昆弟趙穿弒靈公。」《左傳》續載:

太史(董狐)書曰:「趙盾弒其君」,以示於朝,宣子曰:「不然。」對曰:「子為正卿,亡不越境,反不討賊,非子而誰。」宣子曰:「嗚呼,我之懷矣,自詒伊慼,其我之謂矣。」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法不隱,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為法受惡,惜也。」

這段故事反映出孔子是同情趙盾的,認為趙盾不需要絕對服從晉靈公,這顯示出孔子時沒有絕對的忠君觀念。實際上,孔子是魯國人卻離開魯到處求仕,此即表示孔子本身就沒有忠君不二的想法。到了孟子時,他更是認為君臣之間關係是相對而不是絕對的。《孟子・離婁》載: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

孟子竟然可以讓人民視君如寇讎,這也表示他不認為人民要絕對服從君主。所以在周代,也就是孔孟生活時代的人民是有革命權的,但是自秦始皇開始的忠君觀念改變了。原本周天子是個虛位君主,到了秦始皇時,皇帝控制了全國一切,是實權在握的君主,人民必須直接對君主效忠,於是對君主效忠成為一個不可反抗的觀念,君主即使再殘暴也不可反抗。

尤其秦始皇執行的是法家路線,法家最主要的精神即是尊君思想。法家與儒家最大的不同在於:儒家贊成「民本」,法家贊成「君本」,所以法家認為君主雖不肖,臣民也不得反抗。故自秦始皇開始,法家思想在中國歷史舞臺上便居重要地位,也使忠君觀念慢慢深植民心,變成政治上一種不可顛覆的想法。

苛政、暴政導致官逼民反

所以「封建制度」與「忠君觀念」兩方面的改變,使秦始皇以後的人民革命權消失。當人民的革命權消失後,如果遇到一個造成政治腐敗的殘暴君主使人民生活不堪時該怎麼辦?只有兩條路可走:一個是祈求老天爺讓這個君主早日死去,但老天會不會答應沒人知道。第二個辦法就是造反,中國人民是很能忍耐的,但是忍耐有一個限度,這限度就是當他活不了或要逼他死時,任何一個人民都很可能起而一搏,這時候就很容易造成俗語所謂的「逼上梁山」。

我們看看當歷史上政治腐敗時,常會有許多官逼民反的事情,官逼民反不是僅僅在《水滸傳》才有的小說故事,我們查查二十五史的紀錄裡,就有好多這類事例。不過《水滸傳》的弟兄們還有梁山可上還算很幸運,一般老百姓如果遇到官逼民反卻無梁山可上時該怎麼辦?一種就是去當強盜土匪,但要當強盜土匪需有相當勇氣,因為中國是個很重視道德的國家,一個人當了強盜土匪後便會在家譜上留污名,也難以跟子孫交代,故要中國人當強盜土匪是會很猶豫的,敢起來當強盜土匪上梁山的人實在也不多。

另一個辦法即是自殺,自殺可以解脫,雖然中國歷史上沒有對自殺人數做過統計,但我們相信當政治腐敗時自殺事件必定很多。大家皆知苛政猛於虎的故事。

春秋時,孔子有天經過山上,看見一個婦人家哭得十分悲哀,孔子好奇,就叫身旁學生去問:你怎哭得那麼傷痛欲絕呢?婦人回答:我們家是打獵的,山上老虎多,打獵非常危險,我爸爸、先生、兒子都是被老虎給吃掉的。孔子再問:那為什麼你還留在這呢?婦人回答:因為這裡沒有暴政。

由此可見暴政比老虎還要可怕,所以當歷史上政治非常敗壞時,造反也同樣層出不窮。

歷代的起義是造反?還是革命?

雖前面說過,革命或造反是表面形式上的一體兩面,但在實質上是不一樣的。革命或造反的相異處在於:革命是讓政治上產生實質性的改變,而造反只是讓政治產生形式上的改變。何謂實質上的改變?即在於改變了原先要反對的不良政治組織、制度與相關結構,這是實質的改變。譬如一個革命者推翻了不良的君主後,就該思考為何原先的政治體制會變成如此不良?未來將如何在政治的制度、組織、結構上改變它?而所謂形式上的改變,即不過是將政權的招牌給換了而已,李家店換成張家店,張家店換成趙家店,只是君主換個姓氏,其他的實際上都沒有改變。


矿物味的迷思,探索具有典型矿物味的葡萄酒
工程救险车可以办理营运吗专汽家园

51LA统计